注册 登录
最新资讯
一场爱与幸福的双向奔赴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婚礼——我的女儿出嫁了》综艺节目出品方供图好的综艺节目,要努力表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在烟火人间里发现着力点,在生活点滴中寻找收视点,在喜怒哀乐中挖掘共情点。湖南卫视播出的综艺节目《中国婚礼——我的女儿出嫁了》着墨于普通人的生活,以恋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叙事要义,在选题立意、环节设置、嘉宾选择和情感挖掘等方面阐发了新意。在中国人的文化记忆和民间风俗里,婚丧嫁娶赓续着家族的血脉传承和生命轨迹,是极为重要的生命节点。其中婚礼这个属于所有恋人的高光时刻,承载着人们朴素的幸福愿景,是颇具现实主义气质和浪漫主义情怀的人生主题。在操办婚礼的过程中,有不同代际之间对婚姻、家庭和爱情的差异化认知,有不同人生观、价值观、婚姻观乃至消费观的交流碰撞。因此,以“婚礼”为选题,可以窥见当今社会的人生百态,洞察人们复杂而丰富的情感世界,感知人们的生活理想和价值追求。可以说,这档节目敏锐地捕捉到“婚礼”的话题性、戏剧性和可视性。这档节目在嘉宾选择上尽可能寻找来自不同家庭背景、具有不同人生经历、从事不同职业的新人们。这其中有回到十八洞村创业的大学生,有为爱裸婚的都市一族,有跨越山海、因缘际会的异国恋人,有共历生死、携手前行的患难夫妻。节目中的恋人关系、父女关系和翁婿关系也颇具典型性和代表性。他们之间关于婚姻、爱情、家庭等命题的互动交流尤其是创意环节的“婚前十问”,既直面生活痛点又积极拥抱未来,让体恤与包容溢满荧屏。这档节目把情感元素作为主要叙事动机,以亲情与爱情作为推高口碑和收视率的双引擎,用细腻而温暖的笔触传递正向价值观。亲情关系中,父女关系尤为特别。对于女儿的出嫁,父亲往往经历期盼与不舍的情绪激荡。节目精准抓取这一点,每位新娘的父亲在提到即将出嫁的女儿时总是百感交集,他们把“父爱如山”镌刻在眼角的皱纹里和滚烫的热泪中。节目还独具匠心地让每组新人家庭中的翁婿二人单独相处3天,以诙谐幽默的笔调和温暖细腻的情感,努力拉近翁婿之间的心理距离。虽然节目中娶媳妇的男方家如获至宝,嫁女儿的女方家怅然若失,但在笑与泪之间,节目展现了双方家庭对于爱与幸福的热切守望。这档节目以“很中国”的方式致敬中华传统文化,以“很现代”的方式诠释新时代青年的价值取向。无论是十八洞村的苗寨婚礼,还是现代都市青年的裸婚,都把中国人孝老敬亲、兄友弟恭的传统美德呈现于荧屏之上。节目中呈现的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婚礼习俗,有着各自浓郁而鲜明的特色,都是令人珍视的文化遗产。借助婚礼,《中国婚礼——我的女儿出嫁了》展示了一场文化寻根与精神还乡之旅。(作者杨洪涛 系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电影论坛
失去“返乡青年”,对春节档意味着什么?​

以下文章来源于网视互联

作者网视互联编辑部

本文作者 | 猫叔



春节将至,电影产业的春节档大战一触即发,而疫情也又一次卷土重来。


在经历了2020年春节档的“空窗期”之后,今年的春节档备受片方重视,也备受观众期待。《唐人街探案3》《刺杀小说家》《你好,李焕英》《侍神令》《人潮汹涌》《哪吒重生》等大片云集,拼营销、抢预售、提档期……各大片方使出了浑身解数。

然而这一切,都因为近期全国多地疫情的蔓延,以及防控措施的不断升级,而存在着巨大的动荡。


为了阻断春运对疫情的传播,全国多地先后发出了“春节期间非必要不返乡”的倡议,并鼓励“就地过年”。


1月20日,国务院制定了《冬春季农村地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方案》。其中有两点将直接影响到大众返乡的积极性:1、春节返乡需持7日内核酸阴性证明;2、农村返乡人员实行14天居家健康监测,期间不聚集、不流动,每7天开展一次核酸检测。而且返乡人员“不分高中低风险区,费用自己承担”。

这样的规定极有可能对三四线城市的票房表现带来影响,也给即将到来的电影市场春节档造成巨大冲击。

没有“返乡青年”的春节档


每年春节档,都是一次中国观众人口红利的体现,是一年仅有一次的全民观影狂潮。


在过去的几年中,回家过年的年轻人带全家去看一两场电影,成为了国民新的消费习惯。所以这几年的春节档,一直在不断地在创纪录。


2016年春节档票房超30亿,创纪录;2017年春节档票房超33亿,创记录;2018春节档56亿,创纪录;2019年更是飙升到了68.68亿,创纪录。而这一切,在2020年戛然而止。2020年,春节档票房为零。


随着2020年下半年影院陆续复工,在防疫常态化的情况下,影院已经做好了迎接2021春节档的充分准备。然而疫情卷土重来,春节档也可能大打折扣。


目前,为鼓励“就地过年”,各地现金、消费券、数字人民币、补贴、补助、红包齐上阵。再加上刚刚发布的《冬春季农村地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方案》。2021年的“返乡青年”将创历史最低。


需要注意的是,春节法定节假日只有7天,但按照《方案》返乡后却需要居家健康监测14天。回家需要7天内核算检测结果,回家14天又需要检测两次,返城之后估计又免不了居家隔离和核算检测。


这样严苛的规定必然会导致两个结果:1、迫使返乡人员留在城里过年;2、即便返乡,返乡人员也只能居家隔离,无法外出,更无法像往年一样携家带口去观影。


也就是说,2021年春节档将彻底失去“返乡青年”这个消费主力群体。


往年春节档,三四线城市的影院都一票难求,影院现场堪比春运现场。今年,没有春运,没有返乡青年,这意味着三四线城市就失去了拖家带口走进电影院的源动力,往年三四线城市影院火爆的场面可能不会出现,三四线城市票仓将面临直线下滑,这也让整个春节档充满了变数。

一二线城市成主战场,观影人次至少减一半


从2018-2019年的数据来看,三四线城市观影人次占比都能达到了55%以上。


而2021年,虽然三四线城市失去了“返乡青年”,但这些留在一线城市的青年,同样有着强大的消费能力。


也就是说,春节档的主战场可能要从三四线城市向一线城市转移。但是,这些人在一线城市的观影动力必然会大打折扣。


以往回家过年的时候,这些人会携家带口去观影,而如今在一线城市过年,这里面还有多少人会去观影,估计并不是个让人乐观的数字,尤其对于那些单身青年来说。三四线城市观影人次面临骤减,而一二线城市观影人次却不会激增。


更重要的是,一线城市的中高风险地区可能面临着更严苛的管理措施。据财联社报道,多家影院工作人员确认,北京大兴区影院上座率限制已从75%调整至50%。此前,北京大兴区天宫院街道融汇社区为高风险地区。


从往年的情况来看,春节档观影群体容量稳定在1.1亿人次以上,这意味着平均每12个人中就有1人观看了春节档影片。春节档票房占全年总票房的10%左右。


而2021年,在防疫常态化的情况下,全国大部分地方上座率限制75%,高风险地区调整成50%,再加上三四线城市失去观影驱动力,很多人对于影院这种人员密集场所的不放心,春节档这个档期很难像以往一样被激活。


保守估计,相比往年,观影人次可能至少有砍掉一半,甚至更多。

大片云集,仅2-3部影片能胜出


对于饱受打击的电影行业来说,2020年春节档已经缺失,2021年真的不能再没有春节档。


好在随着大片纷纷定档,观众对于这些影片的期待一如既往。


网视互联(ID:wxs360)对近两年春节档进行统计后发现,基本上每年春节档票房的前2-3部影片,都能够进入年度票房前10,而且这些影片票房普遍在20亿以上。比如,2018年是《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捉妖记2》,2019年只有一部《流浪地球》《疯狂外星人》《飞驰人生》,不过排名第三的《飞驰人生》票房只有17亿。


从目前已经定档的6部大片来看,《唐人街探案3》可谓优势尽显。《唐人街探案3》本来定档于2020年春节档,当年一起定档的还有《姜子牙》《囧妈》《紧急救援》《夺冠》《急先锋》,结果《囧妈》选择了网络播出,《姜子牙》《夺冠》《急先锋》选择了国庆档上映,《紧急救援》选择了12月上映,只剩下《唐人街探案3》苦苦煎熬,从上一个春节档,熬到了这一个春节档。


可见,《唐人街探案3》对于票房的野心之大,所以在排片、预售以及主创号召力、系列影响力、观众期待值方面,都遥遥领先。


此外,《你好,李焕英》作为沈腾、贾玲主演的喜剧片,在春节档这种合家欢的氛围中,也占据着一席之地,是唯一能够跟《唐探3》争夺冠军的种子选手。


《侍神令》作为奇幻动作片,根据国民游戏《阴阳师》改编,在年轻受众中具有着较强的吸引力,不过最终拼的还是影片口碑。


其他如《刺杀小说家》《人潮汹涌》都属于口碑好片,是有可能成为年度黑马的影片,但从类型上来说相对较为小众,在票房上能够走多远,还是得靠影片质量和口碑说话。毕竟,口碑越好的影片后劲越足,票房成绩才可能出现反超。


从整体大盘到个体影片,春节档这种因不可抗力所造成的动荡已经不可避免,大盘下滑也已经显而易见,但这并不意味着单片将失去爆发的机会。


因为,在防疫趋严的情况下,一个很大的可能是,观众会更倾向于只选择看一两部口碑最好的影片。


  • 最新资讯

  • 政策解读

  • 电影论坛

  • 小镇活动

  • 手机APP

政策解读
要“明师”不要“名师”

所谓“名师”,即为有名气的老师,所谓“明师”,便是明白的老师;当今的梨园界,不少人利欲熏心,无心于艺术,却醉心于名利,故而“名师”相比于“明师”要吃香的多。


常言道“投明师,访高友”,“明师”在个人的宣传与经营方面未必投入精力,在艺术上却有着独到而又高深的造诣,在艺术教学方面也有丰富的经验与体会,跟随明师学习,对于一名演员艺术水准的提升是非常有益处的。明师懂得因材施教,俗话说”教的曲唱不得“,一样的路子,老师演出来赢得满堂喝彩,学生依样画葫芦,效果就未必好,因为每一个戏曲演员都有他各自不同的先天条件及各自不同的艺术领悟能力,同样的一出《挑华车》,老师的腿好,可以走”月亮门“,厚底几乎可以蹭到扎巾,而学生的自身条件并不能做到,却非要他照葫芦画瓢,结果弄的是坐腰、哈腰、偷腿全来了,还不如规规矩矩的走完,明白的老师就是要帮助学生扬长避短,把学生好看的地方、有光彩的地方想办法给他亮出来,把学生薄弱的环节想办法给他遮过去。



有的老师是好演员,自己在舞台上极具盛名,但却未必会教学,即“好演员未必是好老师”;有的老师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在台上没能够唱红,至少是没能大红大紫,但却懂得因材施教,培养出的学生都是十分杰出的演员,此所谓“好老师不一定非是好演员”。明师之“明”,还在于他应该有一双明眼,善于发现学生尚未被发现之长处,也善于观察学生的品行与对艺术的虔诚与否,进而再因材施教,如此的“明师”多一点,再多一点,则梨园振兴有望。


所谓“名师”,无非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善于宣传经营自己的,善于走上层关系,给自己谋取了一堆唬人的头衔,譬如什么“名家传艺”、“学术带头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等等。这路“名师”,平时当当评委、出席出席活动还不算露怯,但若要他们真唱两句,亮一亮真实本领,则必定会使人大跌眼镜,不是没板了,就是呲花冒嚎,若说他们在艺术上的贡献,那应该是创造了一个新的剧种吧;另一种“名家”则是由于他们的出身,这路“名家”出身于梨园世家,老辈比较威风,有的还是某一流派的创始人,不少青年演员为了归派,找门户,便纷纷拜倒在这路“名家”门下,一言概之,这一类的名家之“名”,皆是先辈之“名”,如此广收门徒,不过是消费先人罢了。

如此“名师”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的青年演员愿意拜在他们门下呢?原因也不过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而“名利”“名利”也总归是“名”在“利”先,拜了“名师”,自己也便有“名”,有了“名”,便可以公然的打出“某某某弟子”或“某派传人”的招牌出去招摇撞骗,如此无论是三级的演员还是三级的编剧都可以以此牟利,他们落得个名利双收,有些“名师”落得个晚节不保,京剧艺术受到了莫大的玷污。

拜“名师”还是需要有一些所谓的拜师仪式,其中的一项传统保留节目就是吃饭,就北京来说,一般都是在峨眉酒家、晋阳饭庄、湖广会馆或是护国寺宾馆,因为这种自欺欺人的行径也实在是没有去凯宾斯基的必要,更重要的是“名师”和“名徒”都请不起,一些梨园行的老前辈接收到此类拜师宴的邀请,碍于情面不得不去现场给这般师徒背书,可他们心里也一定都清楚,京剧是最掺不得假的,传统武术需要出现一个徐晓冬打架,而京剧却是不需要的,京剧舞台上的那块台毯,文言词叫“氍毹”,就是京剧艺术的测谎仪,试金石,饶你什么“名家”、“名徒”,是不是这里事儿,一上台便知,这位一出完整的戏都演不了,髯口带的跟鼻毛一样,就因为给老先生当义务司机很多年,就拜了“名师”,成了“传人”了?这是拿观众当傻子,还是同行当傻子,抑或是在拿祖师爷当傻子?

当今,不少的行业都被名利、浮躁、浅薄所占据,非止京剧,风气不正,京剧无以谈将来,希望梨园界多一些“明师”,少一些“名师”,也希望更多的年轻京剧人要追求“明白之明”,而非“名利之名”,如此,短时间来看你或许不及那些做大泡沫的骗子吃香,但长此以往,必定是有真才实学的你才能最终留在京剧舞台上,为广大观众认可,为历史所认可!

艺人要懂政治,但一定要远离政治!

文艺工作者是极为特殊的一个群体,他们感性、自我、率真,整个群体的种种特性均与政治家或政客相左,他们无意也无力于应对政治的波谲云诡,越是纯粹的艺术家,政治就越是他们的盲区,甚至是他们断送一切的陷阱。

石挥是不懂政治的。1957年,他积极响应“大鸣大放”,在《解放日报》上发表了一篇豆腐块小文——《东吴大将“假话”》,他在文中说道“有人不喜欢别人说真话,有人不允许别人说真话,有人不敢说真话,有人说了真话真吃了亏,有人说了假话反而得到尊重,于是乎真话逐渐少了,假话逐渐多了,这是我们新社会中极不应该有的现象,是一股逆流。”因为这篇小文,他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他所在的上影厂组织了石挥的揭发批斗会,昔日的好友,如赵丹、张骏祥、郑君里等,纷纷向他发动了进攻,终于,他带着对人性的失望,乘着那艘“民主三号”向大海走去......

老舍是懂政治的,但却是心向政治。1949年末,老舍在周恩来的特别关怀下由美国回到大陆,而后同郭沫若等一道积极的参与到新中国的文化建设之中,此时的老舍自诩是“歌德派”(歌功颂德),自此进入了一个创作上的冲动期,几乎是政策到哪他的宣传就跟到哪,党需要宣传什么,他就歌颂什么,为此他写了宣传《婚姻法》的《柳树井》、宣传“三反五反”的《春华秋实》、宣传“普选”的《一家代表》以及为了配合北京市政府整治臭水沟的话剧《龙须沟》,就连那部家喻户晓的《茶馆》也是脱胎自他那部为了宣传宪法的《秦氏三兄弟》。


老舍唯恐自己的作品与政策“配合不上”,但随着一次次政治运动的深入,竭尽热情和才华为时代歌颂的老舍渐渐被时代遗弃,他生前公开发表的最后一部作品是一篇名为《陈各庄上养猪多》的快板书,其中几句是:热爱猪、不辞劳、干劲大、不识闲、越进步、越学习、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1966年8月23日“经群众同意”,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改名为“北京人民文工团”,也就是在这一天老舍遭到红卫兵的批斗与殴打,次日投太平湖自尽。

周信芳是懂政治的,只可惜他的夫人裘丽琳不懂。1964年,周信芳与夫人一同看《智取威虎山》彩排,期间江青从场外走来,周与夫人立马起身相迎,周夫人边与江青握手,边说道:“我们好久不见了,”不想听到此言江青立马脸色大变,散戏后周信芳埋怨妻子说错了话,周夫人却不以为然的说:“她不就是蓝萍嘛,”也就是这么一句简简单单的问候为后来的周信芳埋下了祸根。大革命一开始,周信芳就首当其冲的被卷入了红流,周信芳演出《海瑞上书》被诬蔑成“为彭德怀鸣冤叫屈”,自此后周与他的家人就被日复一日的批斗。周夫人裘丽琳在一次批斗中被打成重伤,周信芳也被抓进了监狱,四天后裘丽琳伤痛而死,1975年3月8日,周信芳因被红卫兵暴打致病死于家中,孙女周畅被逼疯了,若干年后跳楼而死。




诚然,文艺工作者走上层路线,是快速出人头地的途径之一,搭上了政治的快船,却不知道这本是狂涛里的一艘船,浑身都是帆,没有一根锚,你如果上了船想停都停不住了。说艺人要懂政治,是为了不触雷区,使自己的艺术创作得以进行,而要艺人远离政治,是要知道政治之凶险,从而使自己的艺术生命得以保存。

公司注册
  • 入驻机构或企业可以共享文化影视类的运营牌照
  • 所有文学、艺术、音乐、影视创作者可以凭借自己的才智,参与以影视产业为龙头的全产业链条的每个环节并得到收获。
  • 0元提供营业执照注册地址,影视传媒企业给予地税返补,无需本人到场,快速办理,顺利拿到执照
  • 一个真正意义上互联网+行动项下,以共享经济为特点的电影产业和电影生活共享小镇,奉献给人们,使人们的生活更加幸福美好。
注册优势
六大功能中心更多 >
影视制作服务
更多 >
宁夏石嘴山 • 水园林 工逸城更多 >
活动
  • 宣传十九大,讴歌新故城--原创文学征文活动启动

    时间:2017年11月28日-2018年01月31日

    地点:暂无活动地址

    简介:
    为深入学习宣传党的十九大会议精神,弘扬传统文学,展现故城新变化,讴歌魅力故城新风貌,提升运河文化品牌,经研究,决定...
    了解更多 >
  • 首届中国山水诗大赛征稿启事

    时间:2017年02月01日-2017年04月01日

    地点:暂无活动地址

    简介:
    了解更多 >
  • 【影·享|艺术沙龙】梅峰导演《不成问题的问题》的电影美学

    时间:2017年12月20日-2017年12月22日

    地点:北京 朝阳区 酒仙桥北路9号恒通国际创新园C9A中国电影导演中心

    简介:
    了解更多 >
影视展播更多 >

产业入驻申请

确认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