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影视展播 > 剧本专区 > 剧本详情
爱有引力
0
朔歌
作品库
2018-11-05
发布人
长颈鹿爱吃火锅
关注TA
私信
剧本详情
  • 第1集

    楔子:周围的灯全都暗下来,又全都亮了起来,一闪一闪如同闪烁的星星一般。突然出现的奇异景象让马路上所有人惊呆了眼,整座城市在黑夜里宛若一颗发光的宝石。

    在雪花中拉住邢博宇的衣襟,沈梦溪半眯着眼眸睫毛微颤,仰头吻上眼前的男人。邢博宇一脸惊错,嘴唇上软软的触感令他心头一股电流窜出,好像触电一般,强大的超能力让邺城所有灯光像听到了指挥似的,跳动闪烁……

    第一章 就想嫁个Superman

    “治平元年,常州日禺时,天有大声如雷,乃一大星,几如月,见于东南。少时而又震一声,移着西南。又一震而坠在宜兴县民许氏园中,远近皆见,火光赫然照天……

    ——《梦溪笔谈》 沈括

    暴风雨肆虐,乌云黑沉沉地压在邺城上空,雨水夹杂着冰雹噼里啪啦地砸在挡风玻璃上,声音颇为瘆人。从来没有遭遇到这样极端的强对流天气,不远处还能看到从空中直插下来的雷雨云。

    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一辆白色的越野车极速穿梭在公路上。

    对讲机里传来断断续续地通讯声,车里的有人拿起对讲机蹙起柳眉大声呼叫:“01我是沈梦溪,能听到我讲话吗?”

    沈梦溪,邺城新月集团救援队第一能作美少女,传闻是邺城最抠门的拜金女总裁。其声名在外,可实际上手里一无豪车二无豪宅,除了一张被封存在钱包里不知道有钱没钱的黑卡,身价一直是个谜。虽说长了一张清秀脸蛋,但最出名的还是她那不正经的爱情幻想。

    比如说,从小幻想嫁个超级英雄。

    邺城连续的强降雨造成了城市周边村落的大面积淹水,新月救援队也参与到撤离受困群众的救援队伍中。沈梦溪一边驱车赶往,一边用对讲机询问状况:“薛队长过去了没有?你们先啊——”

    车身在倾盆雨帘中滑出一道危险的弧线,一脚刹车还没落稳,沈梦溪瞪大眼睛看着那棵直倒向自己的参天大树,被风雨撕扯着,呼啸着向她砸来。

    本命年犯太岁,这一年,她真是谜一样的衰到了底。前些日子上灵山祈求雨露均沾,并不见得有什么效果。看着被飓风连根拔起的大树,沈梦溪心头只冒出两个字:完了!

    忽然!一个黑影在车前一闪,车子方向被人牵制似的一个急转,躲开了砸向挡风玻璃的高大松树。

    沈梦溪大口大口喘息着,看见一个陌生男人身着黑色的风衣,单膝跪在车子引擎盖上,手心压着引擎盖的地方还传来呲呲的电击声。磅礴的雨水从他分明的轮廓角滑落,黑色眸子里温温凉凉,敛着深不见底的沉郁。

    沈梦溪浑身无力地呆坐在驾驶座上,刚才惊险一幕她是躲过去了吗?

    与男人对视了几秒,她才缓过神来,连忙开门想立刻下车,不料被安全带卡住了。等她再次抬眼,车外那人便没了踪影,只剩下空荡荡的雨幕和倒在一旁的大树……

    半个月后。

    冠冕大道通往洞景寺的山道,警笛响了一路,来往车辆纷纷避让。跟在警车后面的,还有一辆交警摩托车,坐在后座的男人身着制服,紧抿着薄唇,眉宇凌厉,把刚将讲完的电话收起来。

    摩托车在下一个急转弯的路口停了下来,前后的车辆已经堵了一路,山道转弯处围栏被冲出了一个口子,一辆出游的大巴车就那样卡在了山沟里,情十分况危急。

    将周围设好警戒线,其中一位年长的交警开口问道:“消防来了吗?”

    “在路上,但遇上了高峰期堵在邱泽大道上了。”

    “不行,太慢了。”交警队大队长聂锋转身对着正从摩托车上下来的男人道:“御景,你让消防联系附近的救援队,要最快的。”

    裴御景上前一步凝视着山沟深处,薄唇微启沉声道:“消防已经联系好了,最近的是新月。”

    聂锋一听,点头低沉应了一声,不再多言。

    “创伤综合征?不可能,我确实是看见人了!”

    此时青华医院里,忽然拔高的音调在安静的走道里异常清晰,主任医师办公室内,说话的姑娘眉目清丽,狭长的凤眸中带着执拗,修长双手拍在桌子上,气势蛮横霸道。

    “姐……小声一点儿……”旁边卷毛小哥连忙给她顺毛:“陈主任只是说可能。”

    沈梦溪柳眉一蹙,扯了扯白衬衣上的领口。“医生,他就像美国队长样突然出现救了我,帅得跟宋仲基一样!”

    “我真没瞎,我看得清清楚楚。” 她单手叉着腰,尽显恣意。

    办公室门口,几个小护士趴在门边,盯着沈梦溪,眼眸含情脉脉。

    “听说沈副队跟前任分手了吧?”

    “主任就让她留下住院几天不行么!也好让我抚慰一下她受伤的心……”

    “扯呢,她身边又不缺美男,还需要你抚慰?”小护士将手放在心口,赞叹道:“听说她以前在部队待过,练过一身好本领!”

    沈梦溪霸道好颜,行事坚强果断,让看上她的人从不计较性别。

    她也算是个红背景,爷爷是抗战的老将军,虽然父辈从了商,但老人家格外稀罕当过兵的孙女儿。女孙吃苦耐劳懂得牺牲奉献,最后在老人家的鼓舞下竟然带出了一直高素质的民间救援队伍。可惜老人临终前仍留有遗憾,那就是没有把沈梦溪和她父亲的关系复原如初,两人至今依然争锋相对。

    在医院跟神经外科的主任僵持不下,沈梦溪抬手捏了捏额头,有些头痛道:“好,我不跟你争,我会带着证据来给你看。”

    拎起椅子上的外套,沈梦溪一出门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人,怔忡了片刻,有些讶然地弯了弯唇角:“你怎么来了?”

    薛泽阳对她笑了笑,答道:“听说你来复查,我来看看。”

    旁边站着的小护士们看到薛泽阳,狠狠剜了几眼,在她们眼里,他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听说沈梦溪上学时期追了薛泽阳很久,但他一直拒绝接受。

    沈梦溪翻了个白眼,嘴里兜着这么一句:“大队长是关心我……还是害怕我闹事?”

    薛泽阳眼底笑意更浓了一些,却是道:“你这么遵纪守法的人哪里会闹事,顶多像上个星期一样进了两趟警局。”

    闻言,沈梦溪瘪瘪嘴噤了声,不再接话。

    这种丢脸的麻烦事儿全都是那个奇怪的男人给她整出来的,这口气她咽不下!

    半个月前邺城遇上了罕见的强对流天气,冰雹飓风袭卷了城市郊区和临近的乡村,损失惨重。邺城相关部门第一时间做出指示,派出了各类搜救队,包括新月集团旗下的这一救援队伍——夜鹰。

    据说夜鹰救援队的沈副队长这次在赶往救援现场中出事故受了伤,精神还出现了不小的问题。后来她去交警大队处理事故后续,没想到就抓住其中一个交警不放了,天天缠着人非要对方承认是救她的“超级英雄”。

    “当当,一会儿去趟交警大队。”几人并排走进电梯,沈梦溪岔开话题对自己的小跟班道。

    “又去啊?”

    沈梦溪侧头瞪了河当当一眼,小卷毛立刻垂了头,一脸憋屈。

    薛泽阳仰头看着电梯里跳动的数字,安静数秒,笑道:“聂大队长又该头痛了。”

    “我不过是确认一下出事现场的监控!”沈梦溪语气冷冰冰的,双手环抱在胸前闭目养神。

    听她这蛮横的口气,河当当忍不住提醒她:“姐……那个监控录像你已经确认过二十遍了,家里还拷了备份呢。”

    “噗。”薛泽阳摇头轻笑出声,拍了拍沈梦溪的肩膀看着河当当说:“梦溪,是不是最近你哥叫当当把你盯得太紧了,非要搞出点事儿?”

    沈梦溪:“要你管,这是我的事。”

    河当当站在一旁,冷不丁飘出一句:“姐,你是想去见裴警官吧?”

    话到这里,沈梦溪又侧头剜了河当当一眼,脸上不自觉飘出两朵红晕。

    薛泽阳见状沉了脸色,语气不好道:“第一次进警局被控性骚扰,第二次居然当上小偷了,你对这个人关注过头了。”

    沈梦溪凤眸半眯起,捋掉他的手,红唇孤傲地微微上翘:“你不想跟我好就别跟我瞎亲密,我早就不是吊树上的人了,总得找男朋友吧?”

    薛泽阳震了一下,垂下了眼眸。

    “反正我就是觉得他这个人很奇怪!非常奇怪!”一想到那个交警,沈梦溪就感觉古怪得很。

    事故过去了半个月,依然没有人相信她的话,也是,其实现在连她自己都不是很肯定。那么大的暴风雨,怎么可能会有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还把她的车推到了一边?

    警察的调查报告也明确指出,是树根卡在了路边的巨石上再加上车胎打滑她才得以幸免,合情合理。可是,真的太巧合了……

    “梦溪,你从小不是希望嫁给奥特曼就是想嫁给蜘蛛侠,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薛泽阳抬手戳戳她的脑门儿,一脸无奈。

    沈梦溪瞪他一眼,反是笑道:“反正没在想你。放心,我要真找着了命中的超级英雄,一定会第一个告诉你。”

    姑娘蛮横的性格一如既往的跟他抬杠,看着沈梦溪倔强的眼眸,薛泽阳刚想开口说什么,一通电话打断了他。

    “喂,是我。”

    “大队长,洞景寺山道发生交通事故,请求救援!”
  • 第2集

    直升机旋翼转动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因为往返的山道早已堵了个水泄不通。

    在半空中悬停的直升机,舱门打开钢索垂下,紧接着一道身影从半空利落地滑落到地上。来人带着银白色头盔,黑色偏光镜,身着蓝色迷彩服,一边走一边潇洒地取掉头盔,露出一头栗色的长发,在阳光下熠熠闪光随风飘舞,行步之间宛如游龙,潇洒自如。

    甚至有点儿张扬。

    沈梦溪虽说长得清秀可人,但平时往人群中一站,也没有特别光彩夺目。只是这迷彩队服往身上一穿,整个人都亮了起来。据说她当年穿上军装的时候,因为太帅气还闹出了个大乌龙。

    沈梦溪大步走过去,摘掉墨镜微笑道:“本来要去交警队,没想到却在这里见到了聂队。”

    警队大长聂锋苦笑着摇摇头:“沈副队想要见的恐怕不是我吧。”说着,他看了不远处的裴御景一眼。

    半空中的两架直升机已经开始实施救援,聂锋道:“大巴在前面观景台下了客,随后在停车时滑入山崖。车上有司机和没有下车四位乘客,总共三男两女。伤者具体情况不明。”

    沈梦溪点点头,给施救的队员传去了消息。

    救援慢慢进入进入正轨,消防也赶到了现场。沈梦溪正忙着登记信息,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

    “小七,尽快把应急车道疏通……”裴御景沉磁的嗓音语速均匀,但丝毫不拖沓。“让救护车到山脚广场上等。”

    哟,小冤家。

    看到裴御景,沈梦溪眼前一亮。这个奇怪的男人便是目前被她锁定为头号嫌疑犯兼报复的对象,交警大队不久前新进的主心骨儿,也是两次送她进警局的罪魁祸首!

    裴御景拿起对讲机询问,因为抬臂的姿势使得他制服的衬衣紧贴着脊背,肩膀的轮廓被完美的勾勒出来,一看就是副令人垂涎的好身材。他一头黑色简练的短发,侧脸轮廓锐利,醒目的五官足以使人注目。

    调来邺城交警大队三个月,慕名到警队来看他的的人比处理事故的还要多。聂大队长也才明白,调令下来的时候为何会有同僚特地打电话来安慰他。

    对一个男人而言,过于精致优雅的下巴和过于幽深的眼神都容易造成事故。比如,随便往十字路口一站,女司机们红灯不走绿灯不走,红黄绿就没有她们喜欢的颜色。只要一到情人节七夕节,办公室的巧克力鲜花都堆到了交警大队长的办公室。然而交警哥哥就两个字:不收。

    沈梦溪第一次去交警队查看事故监控的时候撞上了裴御景,一眼就觉得他长得很像救她的人,内心无比激动。可对方脸上就挂着四个字:离我远点。

    沈梦溪第一次遇到这种不搭理自己的奇怪男人,为了弄清楚情况,她先是对他进行跟踪尾随,后来则是偷摸溜进了他家阳台……

    “景哥哥,有什么我们能帮你的吗?”

    旁边的警花们纷纷跑来询问,看着眼前的场景,沈梦溪抬起对讲机道:“薛泽阳,我在现场看到你的前女友正对裴御景献殷情呢。”

    正在驾驶直升机救援的薛泽阳,脸色有几分铁青,动了动唇没吐出半个字。

    沈梦溪抬眼瞧了瞧半空中摇摆的机身,同情地啧啧舌:“之前死要活天天在我救援大队门口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看来你魅力值的持久力下降了。”

    薛泽阳停顿了一下,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这事儿以后再说。梦溪,下面发现了一名较为严重的伤者卡住了,你得去看看。”

    沈梦溪耸耸肩不再继续挖苦他,毕竟薛泽阳被甩多少还是跟她有点关系的,关系太好的异性伙伴容易生误会。

    沈梦溪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裴御景,他身上穿着反光背心,制服衬衫领口的第一颗扣子是解开的,露出脖颈上喉结性感的弧度,真是个好看的男人。

    “你在看什么?”对讲机里传来薛泽阳的催促。

    沈梦溪啧啧舌,模样好以整暇又在唇角勾起饶有兴味的微笑:“风景啊。”

    薛泽阳从空中顺势而望,表情有些不悦,口吻好似漫不经心,脸色却是清凌的。“沈梦溪,你花痴起来的样子看起来真蠢。”
  • 第3集

    沈梦溪的爱美之心是遗传了她爸,喜欢美好又浪漫的东西,一个月年前在看完手牵手环游世界的照片后,老爹便任性地把集团公司丢给她和哥哥,带着小蜜环游世界去了。不过她几乎不踏足公司,这让哥哥非常头疼。

    “副队,少年从车里被甩了出来,腿卡在了半山的石缝上。”对讲机里的声音再次响起。

    “知道了,我现在下去。”腰间扣好从飞机上垂下来的安全扣,沈梦溪走到崖边小心翼翼地从崖边滑下去。

    裴御景一侧头,正好看到了她的半张脸。

    “我腿好痛……”女学生哭着说。

    裴御景转头看着被救上来的女学生,蹙了蹙眉。她大腿内侧的伤口里有好几片碎裂的铁片,深深嵌在肉里,随时有割破大动脉的危险。

    救护还车被堵在邱泽大道上,救援队的医疗人手又不够,想了想,裴御景脱下白手套,压低声音说:“你放轻松,我们先包扎一下。”

    沉磁的嗓音转移了姑娘的注意力,裴御景掌心隔空移动,碎铁片一下子全都被他吸附在了掌心里,从伤口里脱离出来,掉落在地上。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谁也没有注意到,而男人脸上不动声色,只是拿过纱布给女学生缠上伤口,轻声道:“一会儿飞机会带你去医院。”

    女学生注意力早已被转移,红着脸问:“交警哥哥……请问你有女朋友吗?”

    裴御景失笑一声,没有答话。

    邺城这段时间是多风季节,直升机本来就摇曳不稳,沈梦溪拽着绳索娴熟地慢慢往下降,看到了悬崖壁伸出的巨石上被卡住的少年。

    “别担心,我现在来救你!”

    “救救我!我的腿摔断了!”少年厉声哭喊着,面容惊恐。

    沈梦溪望着他卡在石缝里变形的小腿,拉下耳麦:“麦迪,下来帮我。”

    音落不久,另一位队员便垂直而下,来到沈梦溪旁边:“副队。”

    “你下去替他系好安全带,我去把他的腿弄出来。”

    “好。”麦迪落在巨石上,给少年系上安全扣。

    因为少年的脚卡在巨石下方,沈梦溪二话不说,向下一蹬腿,借助崖壁的力量弹开,然后又利用惯性反弹过去。

    直升机螺旋桨一直在不停的转动,薛泽阳侧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情况,说:“大家动作快一点。”

    话音刚落,骤然腾起的旋风让悬在半空的沈梦溪有些摇摆不定,她想跃到少年夹住退的石头处却被风刮到了反方向。

    飞机上薛泽阳控制好摇晃的直升机,调整好位置,极其默契地配合着沈梦溪的动作。再次借力跃到卡住少年腿的石壁下方,沈梦溪拿出工具开始撬动旁边的岩石。

    “聂队,这沈梦溪跟之前见到的还真是不一样。”望着正在崖壁上奋力救援的沈梦溪,一位年轻的交警说道。

    “怎么,你以为她只是一个会无理取闹的大小姐?”聂锋笑了笑:“这家伙,可是完命的。”

    悬崖下沈梦溪将铁杆插在石头缝隙了用力一撬,少年的腿得以脱出。“好了!”

    哪知山谷里突然腾升起的急流使原本还算平稳的直升机一个摆动,沈梦溪也大幅度被惯性一扯,狠狠地摔到了石壁上。

    “唔——”

    “副队!”
  • 第4集

    整个后背火辣辣的疼,沈梦溪咬咬唇,憋出一句:“我没事……拉我上去。”

    可就在直升机上升的过程中,系在沈梦溪身上崩得紧直的绳索咔擦一声突然断裂,顿时失重的沈梦溪如同流星一般直直往下坠落。

    “天!”

    在场人惊呼声还未落,沈梦溪又在急速下降过程猛然停住,再次摔向石壁,撞得后背麻木头晕眼花。她伸手抬了抬遮住眼睛的头盔,崖壁之上一人伸手紧紧拽住了绳索。

    “御景!”聂锋大吼一声,拔腿跑过来帮他。

    裴御景趴在地上,用一只手臂攥住了绳索,在沈梦溪绳索崩坏的那刻,他瞬间移动到了悬崖边,抬手吸住绳索上的铁扣,握住了绳索。

    趴在崖边的人露出一张冷峻的脸庞,紧抿着嘴唇,静静望着崖下之人。

    沈梦溪惊魂未定,低头看了一眼纷纷滚落消失在悬崖深处的石子,仰头艰难道:“你……你可别撒手啊!虽然我们之前有点过节……大不了我请你吃饭!”

    都这时候了还想着吃饭?

    裴御景没有回答,用力向上一扯,在同事帮助下合力将沈梦溪一点一点拉上来。

    本命年犯太岁!真的是太衰了!连续两次救援行动都差点小命不保。被几人合力拉了上来,沈梦溪满头大汗浑身发抖,她喘着大气看着面前同样气喘徐徐的裴御景,这副脸庞跟记忆中雨幕里的那张脸重叠,强烈的第六感告诉她,之前救她的可能也是这个人!

    “副队你没事吧!”队友焦急跑来询问。

    沈梦溪摇摇头,见对面的人要准备起身离开,连忙唤道:“裴御景等一下!”

    他站住。

    沈梦溪注视着他,缓缓道:“谢谢你救我……”

    裴御景漆黑的双眸变沉了些,沉默了片刻,标准的裴氏冷淡从鼻音里飘出:“嗯。”然后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沈梦溪努力在脑海里回想刚才发生险情的一幕。真的太奇怪了,那一瞬间他是怎么抓住断裂的安全扣的?而且他开始好像也并不在悬崖边上……

    刚在险情中得以生还,沈梦溪脑子乱成一团想不明白,忽然感觉有人猛然扯了自己一把,下一秒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梦溪……”

    薛泽阳紧紧抱着沈梦溪,声音颤抖,那一刻他差点以为要失去她。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羁绊,当年沈梦溪的意思他不是不懂,但是……他不能接受。

    沈梦溪有些发愣,感觉到薛泽阳的慌乱,抬手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柔声安慰:“没事了,我这不是还好好的么。”

    然而对于沈梦溪而言,即使是这样的羁绊,这个男人也并没有接受过她的感情。

    他说,他们太熟悉了。

    坐进车子,裴御景透过窗子凝视着拥抱的两人,平静地脸庞上看不出心绪。聂锋坐进车子,拍拍他的肩膀,道:“小子你速度真是快,要不是你,估计邺城要闹翻天。”

    裴御景下巴微扬起一点弧度,眼光再次扫视了一眼窗外的两人,应道:“是沈小姐幸运。”

    “是啊!真想不明白,一个大姑娘放着集团总裁不当,总来干卖命的活。”交警队大队长想了想,开口问:“对了御景,刚才你站在我旁边?”

    他毫不犹豫回答:“是。”

    皱皱眉,聂锋抬手摸了摸下颌,还是有些疑惑:“我记得你好像在伤员那边。”

    “没有聂队,我一直在你旁边。”裴御景侧头微微一笑,解释道。

    “哦……没事!我就随口一问,今天幸亏你反应及时!”聂锋捏了捏额头,叹了口气:“只是回去这报告还得赶紧写出来,这件事我也要汇报上去。”

    “好的。”

    后续事故处理得差不多,交通陆续恢复,等着明日再让吊车把山崖下的大巴车拖上来。另一边,被急救车带走的伤者中,女学生躺在担架上,拿出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求助,出事故伤到大腿会导致视力模糊吗?我好像看到一个人会凌波微步!
  • 第5集

    从交警队回到家已经是凌晨,整洁的房间里摆放着复古的木质家具,金属类的东西几乎很少见到,简约的黑白色系家具显得十分空旷清冷,浓郁的复古气息衬得干净脱俗。

    裴御景进了门,顺手在玄关处拿出笔在日历上划掉了一横。

    从平治元年至今,是一段冗长的时光,他们家族当年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呢?他一直想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可从十岁开始他就失去了作为正常人的权利。能够对一切金属类物质产生吸引力,怎么解释都不是正常人吧?

    起初他还无法很好地控制这种能力,半夜睡着的时候总会能量溢出,家里的各种螺丝第二天全部松动了。锅碗瓢盆不能碰,连日常生活都受到影响,让裴御景十分郁闷。这么多年他一直坚持寻找的是如何变成一个正常人的方法……

    脱掉外套路过客厅书架,裴御景习惯性地伸手拿起了摆放在上面的相框。“今天处理了事故,回来晚了。”说完,他把相框放回原位,进了浴室。

    相框照片里,两个男孩笑容灿烂并肩而站,背景是一座老旧的儿童福利院。

    浴室氤氲的水雾弥漫,在灯光的照射下,视线一片朦胧。晶莹的水珠从锁骨滚过裴御景修长结实的身躯,一路向下,沿着优美的线条在腰腹收紧。

    洗头的时候,裴御景脑海里突然闪出下午的画面,那时候听到沈梦溪的叫声,他竟想也没想便冲上前去。现在回头细细思考,真是犯了个大错,希望那个受伤的小姑娘没有看清楚。

    但是,有一件事引起了他的注意。

    洗浴完从浴室里出来,他径直走到了衣架旁,从外套口袋里搜出了下午留下的绳索的铁扣。安全扣的一段切口光滑整齐,显然先前就被人动过手脚。那么飞扬跋扈脾气差劲的丫头,也保不准得罪了谁。

    因为上次救沈梦溪的时候就被她看到了脸,他本不想不再插手她的事,可令他无法忽视的,是遇到她之后自己的身体里的力量竟发生了变化。裴御景缓缓闭上眼睛,一想到沈梦溪,家里的灯光像受到了什么控制一般,开始忽明忽暗。

    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会让他有这样奇怪的变化?还是说其实跟她没有关系,是自己身体又出现了问题?他正思考着,手机突然响了。

    裴御景睁开眼睛,灯光又恢复了正常,他接起电话:“瞿迪,怎么了?”

    “御景,你上次问我的那个研究所我想起来了。”电话那头瞿迪说道。

    想起来上次听好友说起某个研究“超能力”的研究院,裴御景眸色一凌,沉声道:“你说。”

    瞿迪道:“这所研究中心里面分好几个系统呢,我们的目标应该是新月集团的那个?”

    裴御景眉宇一蹙,抬手将放在茶几上古老精致的打火机吸了过来,点燃了一支烟:“新月集团?”

    电话那头瞿迪顿了顿,突然阴阳怪气回应道:“……哦,你今天英雄救美的那个沈梦溪,她另外一个身份就是新月集团的副总裁。”

    把玩着打火机的手指一顿,黑色的瞳眸里点着火光,裴御景静默了片刻,吐了口烟:“知道了。”

    “御景,我个人建议你先去勾搭沈梦溪,人漂亮身材又好,让她带你去研究所看看不就好了……”

    “心外科手术不忙吗?瞿主任,祝你加班愉快。”话落,裴御景便不动声色地摁掉了电话,把好友的歇斯底里隔绝在了电话那头。

    裴御景周围有两个好友,一个是公安,一个是医生,但这两个好友的“秘密”跟他的 简直是同工异曲。

    裴御景想了想刚才瞿迪电话里说的话,走到了电脑前手指一敲,打上了“新月集团”四个字。看到集团资料介绍里写了一个“集团也致力于EF超能力项目的科研”时,裴御景瞳孔猛然一缩。

    月色裹着一层薄云,阒寂的夜里虫鸣声声。秋源别墅区正对着邺城的离观河,传说这条河是银河的分身,每到春季的新月,河面上就会荡漾起一层蓝紫色的银光。

    别墅区旁边馨苑小区的出租公寓里,沈梦溪脸上敷着补水面膜,躺在床上接起了一直狂响不停的手机。

    “明天,我要在办公室见到你。”

    “老子不去!”等后面辨别出不是小跟班河当当的声音,沈梦溪简直想哭,转为娇滴滴道:“哥哥啊,公司的事情我都不懂,我去了也是多余。”

    电话那,新月集团总裁黎光深深叹了口气:“梦溪,父亲走之前交代了要让你到公司学习业务,你好歹是个副总,不能整天出去卖命。你今天是不是……”

    “我已经很明白的拒绝他了,沈家的事我不馋和。”沈梦溪压低语气打断了兄长的话。那边有一瞬间的静音,她想了想又嘻嘻笑道:”哥,你管着公司就好了呀,有你在能顶我一百个。”

    “梦溪……”

    “我今天太累了,先睡啦。”还没等黎光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看着天花板发呆。

    公司里的这个“高贵”的身份,她要不起。抛下锦衣玉食,从事直升机救援这份危险的工作,十多年来她的隐忍,她的执着,便是对沈家女儿这个身份以及自己父亲的无声控诉。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到了凌晨一点,这个时点本不该熬夜,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惊魂未定。每一次的救援虽然都有风险,可像这次一样到了死亡边缘还是头一次。如果没有那个人,她真的死定了。

    想到这里,沈梦溪脑海里便浮现出了某人那张冷淡禁欲的脸。

    “真的完全不合常理……他当时真在悬崖旁边?”嘟囔出一句话,她紧了眉头:“性格也很奇怪得很,长得倒还行。”

    沈梦溪是标准的颜控,从小又迷恋”超级英雄”,虽有传闻说她一个月换三任男友,其实都是吃过一顿饭的绯闻对象,她压根就没谈过什么恋爱。原以为,她会在最好的年纪嫁给薛泽阳,从小青梅竹马,他一直守在她身边。可是大学毕业的那一年,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的爱恋。多年的并肩相伴,化为了一句:梦溪,我不是你的超级英雄,我们太熟悉不合适。

    初恋告白被拒,不过在那之后,沈梦溪的“男朋友”就没有中断过。她跟人约会纯粹是为了气薛泽阳,可惜并没有什么效果,后来沈梦溪也就释然了。

    不过到底是到了该恋爱的年纪,跟裴御景第一次在交警队遇上后那种感觉就说不上来,纯粹觉得这个人行事古怪很吸引她,又令她恨得牙痒痒。

    想起上一次尾随裴御景被逮了个正着,对方没说什么给她叫了个滴滴打车,直接送走。后来她爬了他家阳台,裴御景不但撤掉了她来时用的梯子,还在下雨时把她关在了阳台外面。至于送进警局,实属她运气不佳,那一天正好他来他家串门,还是个公安民警。

    “此仇不报非君子!”在心里盘算好一切,沈梦溪拉起被子翻身睡了。

010-83616532

暂无
版权声明

如涉及服务买卖或交易合作,建议使用第三方平台进行担保交易。网络信息有风险、业务接洽须谨慎!信息由用户自行发布、本站不对信息真实性负责

剧本推荐
在线联系

邮箱: nxfilmfactory@sina.com

发送私信

发送给长颈鹿爱吃火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