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影视展播 > 剧本专区 > 剧本详情
重生之最强天医
0
牧天
作品库
2018-11-05
发布人
梦乐园
关注TA
私信
剧本详情
  • 第1集

    岛城,最繁华的千达购物中心。

    一个身穿残破衣服的少年正在烈日之下发着传单,虽然浑身大汗淋漓但是却是一脸笑容,突然少年脸色一阵惨白,整个身躯顿时瘫倒在了地上。

    但是没一会,这少年又是站起身来,少年双眼当中却是充满着沧桑,有着与其年龄很不相符的成熟。

    “狗皇帝,太平天国天王,呵呵,果真人心叵测。”

    恍惚之间,这个少年却是换了一个人,他原是太平天国的御医,以医入道想要匡扶天下,选中了洪秀全进行辅佐,没想到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为更好的打天下,他闭关为洪秀全炼制长生不老药,但是没想到炼制成功就遭到了皇帝的杀害。

    很快接受了少年的记忆之后,也是让张峰一阵恍惚,没有想到时间已经过去了一百五十多年,而且附身的这个少年也叫做张峰。

    这个少年也是一个可怜人,从小无父无母,被一个捡垃圾的老爷爷抚养长大,因为身上带有一块山峰样的玉佩,所以起名张峰,张峰从小学习优异,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国内知名的岛城医科大学,但是没想到暑假为筹集学费连打数份工太过劳累致死,才被张峰附身成功。

    “你放心,我会代替你照顾你爷爷和找到你的亲生父母。”张峰默默的说着,顿时感觉灵台清明,彻底的融合了这具身体。

    “扑通!”张峰正在思索中,突然一位穿着连衣裙的妙龄女子就这样倒在他的面前。

    女子苍白的脸色与这炎炎夏日显得格格不入,身体更是时不时的抽动几下,裸露在外的皮肤无比雪白,没有一丝血色。

    “先天心疾?”张峰不顾虚弱的身体,摇摇晃晃的起身蹲在女子身边细细打量,望闻问切之下,很快知道了女子的病情。

    阵阵体香扑面而来,女子苍白的脸色更是让人心生怜惜,张峰伸手抓住女子纤细的手腕,皱了皱眉头,此刻的他也无暇去欣赏女子的美色。

    急忙按下她身上的穴位,更是不停的在身上拍打起来促进这血液的流动,女子的脸上也是泛起了点点的血色。

    张峰着急的朝着四周看去,突然眼前一亮,在这街角正好有一家中医药店,连忙从这药店选中一套银针然后扔下一把钱就疯狂的跑到了女子身边,快速的向女子插起了银针。插了数个穴道银针之后才是长呼出一口气。

    随着张峰银针落下,女子抽搐的动作也是停止了下来,脸色痛苦的样子缓缓散去。

    张峰也是暗自庆幸不已,要不是遇到自己,以这个美女的样子肯定活不过今年。

    “啧啧,你看那个屌丝干嘛呢?”

    “真恶心,这不是趁人之危嘛。”

    不断在冯艺身上按压的张峰在他人看来好像是趁冯艺混到在摸索她的钱财,趁机揩油。

    但是张峰无暇顾及这些人的指指点点,医者之心已经深入他的骨髓,人命关天的事情张峰可不敢大意。

    张峰长呼一口气,虽然女子看起来情形好了,但是他却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目前只是暂时稳住了女子是身体,还需要持之以恒的银针治疗,但是张峰此刻的身体却是不足以支撑他施展绝技。

    到了此刻他这才有时间细细打量女子的容貌,顿时让他震惊,果真是一个绝色美女,小巧的鼻子高度适中,湿润的嘴唇让人好想咬一口,点点血色的小脸让张峰忍不住的想要抚摸。

    “住手!”一声暴喝在张峰背后响起,吓得他不由得浑身一抖。

    “妈的!连我虎爷的女儿你都敢伸爪子!给我打死他!”只见一个雄壮的大汉从这街边一辆路虎上跑了下来,很是气势汹汹的怒吼起来。

    “哎!你……你们听我……”还不待张峰解释,又是四个黑衣人从车上下来,气势汹汹的就将张峰围在了里面,然后挥拳相向起来。

    看到几人样子,张峰顿时脸色一变,四人竟然朝着张峰的要害部位击来。

    “好好好,既然你忘恩负义,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张峰也是大怒,没有想到自己好心出手治疗还遭到了这样的待遇。

    虽然眼前几人非常凶猛,但是张峰也是丝毫不惧怕,自古医武不分家,张峰的武艺也是非常高的。

    一个侧身躲避开大汉的攻击,然后银针朝着大汉的穴道章节插去,大汉顿时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倒在地上。

    其他几人虽然看起来很是凶猛,但是在张峰眼里却是处处充满破绽,一根银针在手快速的将剩下的三人击倒在地。

    看到这中年男子竟然在拔那插在女子身上银针,顿时大为着急起来,“你想让她死吗,不要拔。”

    “你说不要动就不要动呀,你是什么东西,你竟然还敢出手伤人,你牛。逼又怎么样,警察已经来了。”中年男子虽然如此说着,但是手上却停止了动作,但是看到这场上性情,对张峰更是充满了愤恨。

    “是谁报的警。”

    突然一阵清冷的声音从这身后传来,众人连忙看去,顿时眼前一亮。

    如此靓丽的女警。

    瓜子脸,丹凤眼,下巴尖尖的,肌肤雪白,面容亮丽无匹。也不知道怎么当上女警的。一身警服下,是遮掩不住的凹凸有致的身材,美腿修长,而且还是一份赤果果的制服诱惑。

    此刻,不远处的这位女警正一脸严峻的朝他看了过来,脸色阴沉似水,差点能结出冰来把人给冻僵了。尤其是那双原本很是明媚漂亮的大眼睛,正朝着他发出无穷的“杀气”。

    看到女警让张峰也是心中荡漾起来,没有想到现代社会竟然这么多的美女,但是观察之下,这张峰却是皱起了眉头,这个女警竟然身患隐疾。

    张峰的毫不掩饰的眼神顿时让女警无比不满,直接冷冷的瞪了张峰一眼。

    “怎么回事。”

    “小子,你竟然敢当街行凶。”很快了解情况之后,女警更是凶狠的看着张峰,特别是看着地上那个柔弱的女子之后,更是感同身受。

    张峰淡淡地道:“我在救人。”

    “救人?呵呵,你是医生吗,那把医生资格证拿出来看一下。”

    “怎么,没有医生资格证就不能治疗病人了吗。”

    没有想到那女子的父亲冯虎无比愤怒的看着张峰,要不然有人拉着,更是要冲到了他的身边。

    伴随着阵阵呜呜的声音,这迟到的120终于来临了。

    车子直接停在了女子的身前,看到女子的样子,下车的医生和护士都是一阵阵的皱眉,伸手摸了摸女子的脖颈大动脉,面色稍微好了点。

    突然,其中一个医生看到了旁边的冯虎,顿时眼神一亮,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冯总您好,我是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心脏内科的主任赵不凡,您放心,我一定尽全力治疗令媛,我已经从国外引进了一款特效药,相信肯定对令媛的病情起到很好的作用。”

    “好,很好,只要你将我女儿治好,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功劳。”

    听到冯虎的话,赵不凡顿时忍不住的激动起来,他可是知道冯虎的底细。

    冯虎正是辉煌集团的董事长,身价数亿,与多名医院领导关系良好,而且每年都捐给医院数百万的款项,相信只要跟他打好关系,自己晋升分院领导的事情就是板上钉钉了。

    “无照行医危害他人生命,给我带走。”

    “千万不要将那银针给拔下来,要不然就没命了。”

    一声令下,张峰被带上警车,临走之际还是不忘提醒,但是迎来的却是几人的冷笑。
  • 第2集

    一群人走入警察局,张峰被单独带到一间审讯室,双手被铐在了椅子上。他也没有反抗,倒看看这帮警察能玩出什么幺蛾子。

    那警花和另一个警察在他的对面坐下,看了张峰一眼,问道:“姓名?”

    “张峰!”

    “性别?”

    ……

    “性别。”

    “你看不出来吗。”张峰顿时一阵无语。

    “啪。”一脚踩在那张峰的凳子上面,靴子发出强大的力量顿时将其直接击倒在地,张峰直接撞到在了墙上。

    “你干什么。”

    张峰一阵大怒起来,挣扎要站起身来。

    “啪。”

    紧接着这警花又是长腿踩在凳子上面,让着张峰几经挣扎又倒地不起,毕竟他也知道袭警罪名很大。

    “是你无照行医呀,而且还敢猥亵女生。”

    警花一阵严厉的说道,秀目愤怒的瞪视着。

    “我说了我在救人,更没有占他便宜,我是给那女生插针而已。”

    “救人,呵呵,你是一个医生呀,那你说说我有什么病。”警花一阵冷笑起来,俯视着张峰,脸上很是不屑。

    “真的能说吗。”

    没有想到这张峰竟然如此说道,让警花一阵惊讶,难不成真的看出自己的病症不成,不可能的,自己找了国内外很多知名的医生都看不出来治疗不了。

    “你就说吧,呵呵,你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我看你怎么办。”警花内心一惊,还是面上还是无比凶狠的盯着张峰。

    “你是内石,先天……”

    “不要说了,你要是再说我就要你好看。”这张峰刚说出了几个字,突然这警花无比着急的阻止起来,脸色羞红,让旁边那个警察也是颇为疑惑的看着二人。

    “先把他压监,等之后再说。”警花深深的看了一眼张峰,吩咐一声之后连忙跑了出去,让另一个警察更是疑惑起来,当然这张峰知道为了,全都是因为这警花的病情。

    她正是石女,而且还是石女当中的内石女,属于先天性的无法人道,当然这话张峰岂能对其他人说,那才真是得罪人的事情。

    此刻这另一个警察又是接了一个电话,随着说话之间这警察看向张峰的眼神却是越发的可怜。

    张峰凭借强大的听力却是将这电话听了一个大概,但是越听越是愤怒。

    “小李,听说咱们刚抓捕了一个无照行医的学生吧,而且还是随便给冯总的女儿治疗,这要是发生医疗事故可怎么办,刚才冯总也是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好好教训一下他,你就将他关押在一号关押室吧。”

    “好的苏局。”

    男警看着张峰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的说道:”你就是太年轻,希望这件事情让你能涨涨阅历吧,社会上可是与象牙塔不一样,很多事情在做之前都仔细考虑清楚,要不然容易惹祸上身。”

    “救死扶伤乃是医生的天职,难不成遇到病人就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不成。”听到这话,让有心匡扶天下的张峰可是十分不满起来。

    “你,不识好人心。”警察恨恨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不再多言,直接压着张峰来到了一个关押房内,牢房里有七八个犯人,都是一副穷凶极恶的样子。

    “进去吧!”警察打开张峰的手铐,将他推入牢房。

    “豹子,好好照顾照顾这家伙,这可是苏局安排下来的。”警察小声对着一个一脸横肉的家伙说起来,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张峰摇头叹息起来。

    张峰一下听到了二人的悄悄话,不过冷笑着看着几人,无动于衷。

    那警察又对几个犯人使了个眼色,其他众人顿时明白过来。

    警察关上牢门,满意的离开,反正犯人打架是常有的事,只要不弄残弄死不出大乱子,上面也不会太过理会,何况这小子太狂了,给他点教训也是好事。

    张峰随意扫视一圈牢房,四张上下铺的床位,一共七个人,好像空闲的床位专门是留给他的。

    被称作豹子的乃是凶神恶煞的家伙,上半身只穿着一个紧身的黑色衣衫,露出一身雄壮的肌肉,胸前一个威猛的黑豹栩栩如生,也不亏被称作豹子。

    此刻他坐在靠窗的一张床铺上,其余六名原本躺在床上的犯人都坐了起来,看耍猴的一样看着张峰。

    张峰看这几名犯人都如同凶神恶煞一般,虽然外表上看着孔武有力,但是对着张峰而言都是蛮力,要是对付一些普通人而言,是一把好手。

    但是要是来对付自己,那可就失误了。想利用犯人来报复自己,“真不怕你们玩手段,就怕你们不玩。这下这帮警察和冯虎都脱不了关系,我就陪你们玩玩,看谁先栽跟头。”

    想到冯虎,张峰心中冷笑不已,早晚有你求我的时候。

    豹子狠狠瞪视张峰一眼,骂骂咧咧道:“你给我过来,大爷告诉告诉你牢房的规矩。”

    张峰一脸的平静,看着眼前一身雄壮的豹子,不屑的说道:“什么规矩,说来听听。”

    豹子不由得愣了一下,他身为这间牢房的老大,见过的犯人多了,真没见过如此不知死活的人,顿时来了兴致。

    脸上狰狞一笑狠狠的说道:“臭小子,在这里你还敢这么狂妄。”

    “哦,那我应该怎么样。”张峰一阵好奇地询问道。

    “你应该给我们跪下,跪求我们原谅你,不欺负你,不然……”那豹子狠狠的说道。

    “不然如何。”张峰继续装傻充愣起来,但是脸上抑制不住的笑意顿时将其出卖了。

    见到这样,其他犯人哪里还不明白,顿时无比的愤怒起来。

    豹子两只大眼珠子露出凶残的目光,“草!”满脸的横肉乱颤,“哥几个给我打,让这丫的不知好歹,妈的,竟然跟我们装傻充愣。”

    本来一群犯人跟看傻B一样看着张峰,听闻这话,下铺的几人站起身,上铺的家伙纷纷跳了下来,直接朝着这张峰冲来。

    “打人啦,快来人啊,打人啦。”

    突然,让着众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这张峰直接跑到那门口大声呼喊起来。

    喊了半天,牢房外什么动静也没有,苏局已经给看守牢房的警察打过招呼,今晚无论牢房内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管,外面的警察听到喊声,跟没听到一样,该干啥继续干啥,充耳未闻。

    “哈哈,小子,现在才想着救命,晚了,即使你现在想要求饶也要好好教训一下你。”豹子顿时发出一身嘲讽的大笑,冷笑着看着门口的张峰,脸上一阵冷笑。

    “我是替你叫救命。”张峰面色冷静的说道,无比的安静,这让这对面的豹子心中一颤,放佛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看着无比冷静的张峰,心中顿时不安起来,放佛对面是洪荒猛兽一般,非常的危险。

    狠狠的将这想法给甩走,自己这帮兄弟可是身经百战岂会怕一个羸弱学生。

    “兄弟们,给我打。”

    如此想着,大手一挥,众人纷纷围攻而来。

    “原来这就是牢房的规矩啊!我替其他人代劳了。”冷不丁张峰直接一脚朝着豹子踹去,后发制人,直接揣在那豹子强壮的胸膛上面,紧接着又被张峰给一下拉住后衣领子,一膝盖狠狠撞上了豹子的肚子。

    豹子被这一铁膝盖撞得七荤八素,顿时眼冒金星,浑身酥软起来。

    张峰并没打算就此收手,又猛然用力将他摔倒在地,这豹子那巨大的身躯顿时一阵轰声撞在地上。

    张峰这几下动作一气呵成,另外几名犯人大吃一惊。

    剩下的几个犯人心中吃了一惊,没想到这看起来不行的男子竟然有如此力量,但吃惊归吃惊,牢房里的犯人从来不缺杀人犯,黑道打手,凶神恶煞,-这些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对着这打人杀人更是家常便饭,习以为常。

    虽然这张峰看起来非常的凶猛,但是这一些并没有对张峰产生丝毫畏惧,一起朝着他杀了过来,他们不相信,几个人联手,还打不过张峰。

    几人身手敏捷,出手毒辣,具有多年的打斗经验,招招出手朝着这张峰命门部位而来。

    虽然武艺也不错,招招狠辣,但是在这张峰眼中却是处处充满着破绽,后发先至,一脚踢断了当前一个犯人的大腿关节,剩下的几个犯人心中吃了一惊,没想到众人如此的攻击都让其钻了缝隙,虽然吃惊但是还是快速的反击起来。

    但是谁让是碰上了张峰,没几个照面,全部被打倒,身上都有脱臼的地方,躺在地上哀嚎连连。

    “我听说过牢房是个恃强凌弱的地方,可惜我才是强者。”张峰淡淡笑道,对于这几个人,就算是把他们打成残废张峰也不会有丝毫悔恨,这几个人一看就是干尽坏事的人,打死了都活该,何况只是打的脱臼,就当是给他们当初欺负过的人报仇了。

    张峰冷笑着看着场内无语的众犯人,然后一脚将摇摇站起来的豹子给踹到,然后蹬在他的大脑袋上,戏谑的问道:“还有什么规矩,给我说说?”

    众犯人顿时一阵羞愧,躺在地上,满脸苦涩,曾经他们也是在一个地方叱咤风云的人物,身经百战,没想到合在一起还打不过一个人,让道上的兄弟们知道,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混江湖。

    一名机灵的犯人转身跑到牢门前,用力敲到着铁窗,嚷嚷道:“打人了,警察快来,打人啦。”

    喊了半天,牢房外什么动静也没有,刚才已经给看守牢房的警察打过招呼,今晚无论牢房内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用管,外面的警察听到喊声,跟没听到一样,该干啥继续干啥,充耳未闻。

    这一下,让着众犯人顿时明白了刚才张峰的举动,想到如此,刚才众人竟然还想教训人家,反过来却被别人给教训的够呛。

    这么多混的汉子,竟然不是人家的一合之敌。

    豹子咬牙道:“孙老四,你别喊了,我认栽!”他心里将警察的十八辈祖宗挨个问候一遍,还让我好好照顾这家伙,分明是让这小子来虐我啊,真日了。

    “算你识相!”张峰记恨冯虎故意整他,对着一些犯人倒也谈不上恨,只是看这家伙飞扬跋扈的样子不顺眼,教训两下出出气就得,没必要发狠。他缓缓抬起脚,悠哉悠哉的坐到了其中一个的床铺上。

    豹子乃是混江湖的人,混江湖的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义气,要不是义气之下,这豹子也不回来蹲局子。

    平日里最佩服武力值猛地一塌糊涂的男人,经此一役对着张峰彻底服气起来,虽然他平日里也自喻不凡,作为监牢的里的老大,但是那是单打独斗,要是全体上早就趴下了,哪有这张峰如此的轻松自若。

    他小心翼翼了吐了一口血水,爬起身,还算有些骨气不卑不亢的说道:“兄弟,我豹子佩服你,以后你就是牢房的老大,你说一我绝对不说二,你让我向东我绝不向西。”

    他回身对一众犯人喊道:“一个个没眼力价儿的,还不快来见过老大。”

    “老大,好!”六名犯人一起喊道,然后讨好似的点头哈腰,一一来到张峰面前自我介绍。还有人递上烟,给叶成点上,生怕怠慢了这位牢房新老大,以后没好果子吃。

    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脸上做出一副讨好的表情,无比的恭敬。

    张峰可不想在监狱蹲几年,自己还没有好好地享受青春就没有了,这怎么可以。他吸了一口烟,感受着现代的气息,吐出个潇洒的烟圈。“其实哥不做老大很多年了。”

    那狱警通过监控器,在一旁观看起来。

    看到张峰把几个犯人全部打倒,不由得吃惊得张大了嘴,半天合不拢。

    那个房间里的几个犯人,各个都是打架高手,而且还都是一些见过血的人物,手上非常毒辣,只要把其他犯人送进去,都得被打成残废,没想到看起来羸弱的张峰,竟然三下五除二就把他们打倒了,而且还是一人对战多人的情况。
  • 第3集

    这张峰正在警局纵横,另一边的冯虎却是在医院当中陷入到了狂暴,无比愤怒的盯着一众医生。

    这救护车很快就将冯虎爱女冯柔送到了医院急诊室。

    “检查数据怎么样。”

    “各项指标正常,生命指数稳定。”

    “好,那就开始手术,把这些什么针都给我拔了。”赵不凡大手一挥,很是豪迈的指挥起来。

    “赵主任,那个青年说不能拔,要不然会危及生命。”一旁护士想到张峰的话,顿时迟疑起来。

    赵不凡顿时大怒,”你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给我拔了,出问题有我。”

    随着一声令下,这冯柔身上插的银针直接被拔出,但是随着拔出,旁边的电子设备却发出刺耳的警报声,心跳显示从原本的稳定不停的波动起来,那数字更是开始了降低。

    “怎么会这样。”

    众人连忙看去,顿时大吃一惊,原本稳定的心跳有了异常,血压降低,女子的脸色也越来越惨白。

    “怎么回事,刚才我女儿还好好地现在怎么这样了。”听到急救室的警报声,冯虎无比着急的闯了进来,看到那心跳仪器,顿时愤怒的一把抓住赵不凡,凶狠的怒吼起来。

    “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发出警报了,我知道了,肯定是那青年的原因。”赵不凡断断续续的说着,但是在这时候却还是不忘将自己给摘出去。

    “那个青年那我一定让他死,那现在怎么办,你不是心脏科的主任吗,我女儿冯柔只是先天心疾而已,那还不赶紧手术。”

    “先天心疾,啊,她的情况太严重 ,而且手术又非常复杂,在这里恐怕成功率不大,我建议转院吧。”一听疾病赵不凡顿时大惊,他可是知道这个病情的严重性。

    “转院,转到哪里去,你给我说说哪里能治疗。”

    “北京,或者美国,那里有最权威的心脏方面的专家,一定会有办法的。”赵不凡颤抖着连忙说道。

    “你说什么,北京,现在我女儿能去得了北京吗,你赶紧想办法,要是我女儿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一定要你陪葬。”那冯虎双眼通红,紧紧地抓着赵不凡的衣领,要不是还需要他治疗女儿早就一拳打上去了。

    “赵总您放心我已经通知了院长和院内最富权威的专家苏老了,他们很快就到了。”

    话音刚落,这院长和苏老还有其他一众医生也说赶了过来。

    “检查结果呢,赶快给我看看。”苏老一声令下,众人连忙将检查数据拿了过去。

    但是看着那检查结果,这苏老脸色越来越疑惑,直接将检查单一甩,朝着众人怒吼起来:“这不可能,这检查单上明明是各项生命指标都正常,绝对不会出现眼前这危及生命的情形。”

    “这,这……”赵不凡顿时迟疑起来,哪里敢说出实话。

    “赶紧说,要是我女儿有不测我一定要你陪葬。”不知为何,看到散落在地上的银针,这冯虎内心也是有了一丝猜测。

    “我,都是小张拔了她身上的银针才引起的后续反应,这些检测数据都是未拔银针之前的数据。”看到这院长,苏老等人也是紧紧的看着他,顿时无比紧张起来。

    “院长,这是赵主任命令我拔的。”看到竟然想甩锅给自己,这护士连忙说道。

    “那重新插上行不行,要不然让咱们医院中医部门的人看一下行不行,他们不是有针灸这门可吗。”赵不凡连忙说道,特别看着冯虎那杀人一般的眼神更是让他心中后悔。

    苏老沉思一会,才是慢慢点头又摇头道:“不行,针灸虽然看起来只是一插的功夫,但是里面可是非常负责,不同的手法都是不一样的效果,千万不能随便插,中医部门也可以让他们看看,万一他们有其他方法。”

    “苏老,求你帮帮忙吧,您一定有办法的。”冯虎只能一脸哀求的看着苏老。

    苏老摇摇头:“哎,实在抱歉,令媛这是先天心疾,而且还处于晚期,你们要是去找给他插针的人还有希望,要不然悔之晚矣。”

    “啊,真的嘛。”冯虎顿时无比迟疑,但是看到病床上的女儿,哪里还敢迟疑。

    “赶紧,去警察局。”

    冯虎火急火燎的赶到警察局,但是知道的情况让他顿时大吃一惊。

    “老苏,我让你教训那个青年现在怎么样了,可千万不要有事。”

    “他,他是绝对没有事情的,老冯,你怎么跟这么一个怪物起了冲突,着我说你还是找个机会跟他冰释前嫌吧。”苏局也是连忙劝诫起来。

    紧接着冯虎也是看了那个视频,当兵出身的他可是知道其中的凶险,不过紧接着更是苦涩起来。

    “我倒是想要和解,但是,哎,都怪我这暴脾气,你赶紧将张峰给请出来吧。”

    很快这张峰在淡定的走了出来,当这看到冯虎的时候顿时明白过来,静静地说了一句:”你们不会将那银针给拔出来了吧。”

    听到这一句,让冯虎顿时心中确认,一把紧紧的抓住张峰的手臂,连忙哀求起来:”神医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一定救我女儿啊。”

    “神医,什么神医,你求我什么用,我只是一个穷学生而已。”张峰可是深恨他刚才的态度,虽然他刚才没有受伤,但是不关前世今生可从来都没有收到过如此的诬陷。

    “小兄弟,实在对不起,不知道你要多少钱才能救我的女儿,我一定全都给你。”

    “那钱你就烧给阎王吧,她在下面肯定能用得着的。”张峰态度更是冷淡,竟然还敢用钱来收买自己。

    说完这张峰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让冯虎更是无比着急起来,特别是当他接到一个医院的电话之后,更是慌乱起来。

    只见冯虎一把跪倒在地,用力的闪着自己耳光,声音很是悲痛的哀求起来:“神医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但是我女儿可是无辜的,求你一定要救救她啊,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我们父女二人相依为命,她要是去世了,我可怎么活呀。”

    情形无比之凄惨,一会功夫,这冯虎的脸上都是打出了鲜血,可见下手之狠。
  • 第4集

     “哎,小兄弟,我知道肯定是老冯他做错了,但是看在他都是为了女儿的份上能不能给小艺她治疗,只要你将他女儿治好了,你要怎么惩罚老冯他都可以,哎,老冯他也是一个可怜人,小艺的母亲在小艺一岁的时候就因为这个病去世了,都是老冯从小将她带到,没有想到现在,哎。。”

    张峰原本想一走了之,但是听到旁边苏局那话,再看到此刻这冯虎为了女儿所作出的一切,不由得心中感动不已,心中下了决心。

    “好了,你不要再打了,你要是再受伤了那还怎么照顾你女儿。”

    “您决定救我的女儿了吗,太好了,谢谢您,现在咱们就赶紧走吧。”冯虎顿时激动的站起身来都顾不得擦拭身上的血液,让张峰也是叹息不已,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很快回到医院,这情况危急,张峰这才真正开始治疗,双手抽出银针的动作娴熟无比,闪电般的刺进相关的穴位,每根银针都顺时针转三圈。

    一切完毕后,这才拿出五根比较长的银针,聚精会神的找着五处隐藏大穴。

    “嗯—”张峰猛然刺入,一道血色涌现出来,让昏睡的冯艺不由得呻吟一声。

    待所有的针都刺完,张峰轻轻的撩起冯艺的睡衣,露出整洁平摊的腹部。

    伸出手指在她肚脐的周围不断的画圈,纵使张峰意志坚定,但是冯艺本来就倾国倾城的容颜,加上手指上传来的触感和时有时无的呻吟声,让张峰不由得老脸一红。

    此刻虽然有其他医生很是疑惑,但是却是不敢再随意发表意见。

    随着时间的推移,冯艺那不停响起的警报却是停止了下来,呼吸渐渐地平缓下来,脸色也是带有了一丝血色。

    见状如此,这张峰才是长呼出一口气,很是严肃的盯着众人说道:”现在可千万不要再将这银针给拔下来了,要不然大罗金仙下凡都不管用了。”

    “我一定严加守护绝对不让其他人触碰,阿乐你带几个人给我将小姐的病房守护起来,除了神医之外其他任何人都不能触碰这银针,谁敢动手就给我往死里打。”冯虎恶狠狠的瞪了赵不凡一眼,然后直接命令起来。

    “神医,不知道还需要注意些什么呢。”

    “这三天之内尽量吃一些流质容易消化的食物,等到三天之后我再治疗一次就可以脱离危险期了,之后就是半年就好了。”

    “多谢神医我一定全力遵守。”冯虎很是恭敬起来,紧接着抽出一张百万支票说道:“神医,这是针金请您务必收下。”

    张峰很是淡定的看着那张百万支票,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拒绝起来,“救死扶伤乃是医生的本份,况且我还不是医生,岂能要你的钱。”

    如此样子顿时震惊了众人,这可不是小数目,一百万可以在他们市里买套房了。

    但是他们岂会知道张峰的经历,新朝成立之际见识到了无数的黄金古董,手上都是流动了数百万两白银之多。

    “神医您一定要收下,这就当我给你赔礼道歉和后续费用的针金,毕竟之后还需要您多次出手,岂能让您白白出手的。”冯虎又是连忙说道,神情很是诚恳,一副生怕他不接受的样子,心中还是担心因为刚才误会让张峰不想治疗,那可就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张峰顿时明白过来,沉思一会才是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你就给我六千五百块钱费用吧,正好我新生入学还缺这些钱,其他的钱你可以捐给福利院也是做好事了。”

    “好的,我就以我女儿冯艺的名字捐给福利院,啊,神医您竟然是大一新生,冒昧问问您是哪所大学的学生,我一定给他们送一面锦旗,他们学校竟然能吸引到您这么优秀的人才。”

    不只是冯虎,这其他人也是无比惊讶的看着张峰,这么厉害医术的人竟然只是一个大一新生。

    “学校名就不能说了,我现在还没有入学,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还不是学校的一员,要是影响学校的名誉可就不好了。”

    说完这张峰转身又是离去,让冯虎一愣,连忙又是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支票以及一张紫色卡片和一张名片。

    “神医,这是我旗下酒店的紫金卡,您只要凭借这张卡在我旗下任何一家酒店消费全免,您可以来我酒店办理新生宴就当我为你庆祝考上大学,这是我的名片您可以任何时间给我打电话,请您一定要收下咱们之后还要好好交流一下小艺的病情呢。”

    听到这话,张峰迟疑片刻,不过还是收了下来,紫金卡又如何,只要自己不用就好了。

    接完张峰转身离开,留下这一众呆愣的众人。

    “什么态度,还不要针金装腔作势。”赵不凡恨恨不已的看着张峰远去,不管是百万针金还是紫金卡都让他无比羡慕妒忌恨。

    “你做的好事。”那院长很是不满的瞪了一眼赵不凡,然后很是兴奋的拍了一下冯虎的肩膀。

    “老战友,小艺的病终于有希望了。”

    “嗯,终于可以治疗了。”冯虎也是忍不住激动起来,然后又很是不满的看了一眼这赵不凡,刚才可是差点让自己痛失爱女,要不是看他是老战友旗下的人,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听到二人的称呼也是让

    “老战友,我看你是需要清理一下害群之马了,我还有事,等我们有时间再聚。”说着冯虎头也不回的追了出去。

    那院长冷冷的看着赵不凡说道:”赵主任,我看你医术还需要再磨练呀,那这样吧,你就去医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当一个老师吧,好好充实一下你的理论知识。”

    “不,院长我……”赵不凡脸色大惊,让他去继续教育学院当一个老师那可是彻底没有了前途。

    “怎么,你还有异议不成,就这么定了。”院长冷冷说完然后直接转身离开,留下这呆愣的赵不凡,很是不敢相信。

    这其他的人也是纷纷远离赵不凡的周围,仿佛害怕沾染到他身上的晦气一般,让赵不凡对张峰更是怨恨不已。

    “神医,先不要走。”
  • 第5集

     “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我都说了三天之内再给一次针灸,难不成还不相信我吗。”张峰刚走出门口,冯虎就是追了出来让张峰很是不满的询问起来。

    “当然相信您了,主要是我想咨询一下其他事情,不知道我女儿现在能不能挪动,我想让她回家好好调养,在家里面环境安全都可以得到保障。”

    张峰沉思一会,然后点头说道:“可以。”

    听到这话,冯虎才是长长呼出一口气,心中不由得放松了几分,特别是知道张峰目前租住在郊区的地下室之后,借着夜晚距离遥远的接口急忙拉着张锋的手,死活也要让他去自己家住。

    张锋也是无可奈何,只能任由冯虎扯着,看着他兴高采烈的热情表现,张锋也不好意思扫他兴,主要也是他对冯虎感觉也还不错,虽然脾气非常暴躁,但是却是一个豪爽之人,喜好都表现在脸上,这样的人更有利于相处。

    “你也不要一直神医的叫我了,您直接叫我的名字张峰或者小张小峰都行。”

    “好的,那我就冒昧直接叫你小峰了,我痴长你几岁,你叫我张叔就行。”张虎更是兴奋,越看越是觉得满意,那眼神直接让久经沙场的张峰都是感觉一阵心慌。

    “小峰您看,这就是我家,您当成自己家就行,您看你还缺什么随便说,我赶紧让人准备。”冯虎一路很是兴奋,一边还紧紧的抓着张峰的衣袖,生怕他跑了。

    管家走在前面,一把推开别墅的大门,金光闪闪的巨大吊灯悬在屋顶,锃亮的瓷砖反射着耀眼的光芒。

    整个客厅从沙发到楼梯,都以木头和金色的装饰为主,看上去金碧辉煌。

    冯虎细细观察张锋表情,但是年纪轻轻的张锋丝毫没有动容,古井无波的面庞看上去像是见惯了这种繁华。

    这让冯虎心中更加肯定了这个年轻人的不凡。

    其实张锋真没什么可震惊的,他可是匡扶天下的御医,占据半壁江山新朝的成立都有他的一份功劳,自己那官邸占地数十亩,岂是区区别墅所能相比的。

    一会张峰又检查了一遍张艺的情况,然后才将这银针拔下,紧接着又是给张虎治疗了一些身体的小毛病,虽然这张虎看起来非常雄壮的样子,但是暗疾颇多,真等到爆发那可就来不及了。

    治疗完毕,这张虎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对待张峰越发的恭敬起来。

    虽然张峰精神很是强大,但是这一天经历如此多的事情让他也是颇为劳累,打开这浴室的门就想要进行沐浴更衣。

    “啊。”

    突然,一道惊呼从这里面传来,一具无比美妙的身体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啊,你是谁,你个臭流氓怎么进来的。”冯艺连忙扯过浴巾包裹住美妙的酮体,愤怒的朝着张峰喊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里面有人。”张峰连忙说道,但是眼神还是不自然的老向那女子。

    “你还看,给我滚出去。”冯艺无比惊恐的怒喊起来,连忙躲到了门后。

    “我这就出去。”张峰连忙退出来,说实话他的内心还是颇为后悔的,还没等他解释,这冯虎就是走了进来。

    “小艺怎么了?”冯虎被两人吵醒,捏捏额头,看着对峙的两人,不由得一惊,生怕两人产生什么严重的误会。

010-83616532

暂无
版权声明

如涉及服务买卖或交易合作,建议使用第三方平台进行担保交易。网络信息有风险、业务接洽须谨慎!信息由用户自行发布、本站不对信息真实性负责

剧本推荐
在线联系

邮箱: nxfilmfactory@sina.com

发送私信

发送给梦乐园